青岛西海岸:建设富有活力宜居幸福的美丽新区

重男轻女的家庭=被耗尽的女孩+被废掉的男孩
2018-11-14 08:06 新浪女性
a7彩票娱乐 2月11日(星期日)上班,2月24日(星期六)上班。

我们常常说人生而平等,但却没想到,此生最大的不平等,却是生我们的人造成的。

关注公众号“新浪医美”,查看更多精彩原创内容!关注公众号“新浪医美”,查看更多精彩原创内容!

  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彬彬有理

  前阵子听到了好友的诉苦,当时我们在路边大排档喝着啤酒撸串,几杯下肚,她说,弟弟想结婚。

  我还没来得及恭喜她,就听到她叹了口气:

  “女方父母那边要20万聘金,我爸妈哪里拿得出来。我自己刚买了房子不久,又要还房贷。现在要想办法弄这笔钱,真是愁死了。”

  我条件反射般想抛出一句:

  “为什么要你来承担这事?”

  但最后还是停顿了几秒,没接话。

  因为之前听她说过很多次弟弟的事情,诸如:

  自考本科还剩两三门,就不想再考了,说是考出来对于找工作也没什么用;

  做事不踏实不认真,对生活无长远规划,总是需要人推动;

  一直找不到女朋友;

  以自我为中心,不知道关心家人;

  除非过节,基本不会主动回去看父母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这些勾勒足以让我对这个弟弟有个大致的轮廓感了,朋友需要来解决这笔聘金,似乎也就在逻辑之中了。

  而且我也知道,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特例。

姐弟姐弟

  我所知道的“姐姐”们,几乎都或多或少承担了父母的责任,为弟妹提供着各种程度的照顾和付出。

  好姐姐和弱弟弟,成了中国式家庭一个常见的搭配。

  的确,在家庭中,养孩子是门技术活,因此我们准备推出几档亲子节目,帮助你的孩子全方面健康成长。

  快来选出你最感兴趣的哦↓

  1

  好姐姐是如何养成的?

  提到重男轻女,我们常常会想到欢乐颂的樊胜美,在哥哥和妈妈的索取中非常痛苦,而且这样的哥哥更类似于“弟弟”。

  但事实上,大多数家庭中的好姐姐,都用一种近乎执念的热情在帮助着弟弟。

  今年7月9日,山西省吕梁市村民高先生结婚,作为家里唯一一个儿子,他的整个婚姻都是11个姐姐包办的。

  结婚花销32万,是11个姐姐凑的。

  从设计、筹办、摆酒席,事无巨细,是姐姐们安排的。

  其中婚房23万,是姐姐们一起买的。

  而弟弟作为婚礼的主人公,什么事都不用做。

  新闻一出来,大家开始为姐姐们打抱不平,但当记者去采访时,姐姐们都表示:

  是大家想多了,我们心甘情愿。

11个姐姐11个姐姐

  (图片来自大河报网)

  就像朋友主动想要帮弟弟凑20万彩礼一般,高家姐姐们在七八岁就得下地干活,弟弟却什么都不用做的时候,就开始合理化这种过度的付出和被剥夺。

  在中国,要养成一个全力付出的好姐姐,只要忽视就好了。

  父母越冷淡,孩子越迎合,因为这是他们获得认可的唯一方式。

  一旦出身在重男轻女家庭长大的女孩子,奉献是她们最容易靠近父母的方法。

  为父母奉献,为兄弟奉献。

  甚至和父母形成紧密的共生关系,成为第二个父母和家里的小大人。

  从日常小事代劳、自愿辍学供弟弟上学,到拿出积蓄帮忙买房子、凑结婚彩礼、买奶粉尿布。。。。。这些事情上,总有姐姐们忙进忙出的身影。

  这些事情上,总有姐姐们忙进忙出的身影。

  比起过好自己的生活,拯救弟弟的未来更重要。

  就像我的好友一样,多年来花尽自己的精力和积蓄,无心恋爱结婚,放弃掉自己的读研梦想,却为弟弟的懦弱无能一筹莫展,反复焦灼。

樊胜美樊胜美

  2

  重男轻女的受害者

  何止姐姐一人?

  一段不健康的关系,肯定不止一个受害者。

  心理咨询师黄敏燕分享过,她妈妈和舅舅的故事:

  妈妈是当地的老师,为了给舅舅创造一个好的教育环境,她让舅舅小学初中都和她住在一起。

  可遗憾的是,舅舅偏偏不会念书,妈妈只能费劲心思帮他做了安排。

  先是做主让他学木匠手艺;

  木匠没学成,又帮他张罗了一个小书店;

  小书店亏本之后,又送他去学做豆腐。

  接下来,娶妻生子、买房置业,全是妈妈一手操办的。

  但尽管得到姐姐这般付出,舅舅却一点也不开心。

  在妈妈眼里,他就像一个被惯坏的老小孩,让人不敢放心,更不敢放手。

  即便是成了家,舅舅家的存款也归我妈管,舅舅、舅妈大事小事全听我妈的。

  一旦舅舅忤逆妈妈,妈妈就会想起这么多年的苦心付出,大呼委屈哀怨,觉得自己被辜负。

  在姐姐浓浓的“爱意”中,他活似一个软绵绵的牵线木偶。

  从没有机会给自己的人生负责,更无法感受到自己的价值,也只能借着香烟、酒精、性和武侠小说,来逃避现实中的无力和挫败感。

受害者受害者

  在这样的人生范式中,还有第三个受害者:姐姐的新家庭。

  今年8月份,江苏扬州37岁的樊女士遭亲生母亲堵门8个小时,要求她给弟弟偿还债务。

  早在2016年,樊女士同母异父的弟弟欠债一百多万;

  到了2017年,生父老房拆迁分得了3套房子,樊女士将其变卖,拿出钱来帮弟弟还债。

  但没想到弟弟又在外面多次欠债,妈妈再次上门要钱,第一次给了8千块,第二次樊女士一气之下拒绝再为弟弟还债。

  为了防止母亲再次堵门打扰丈夫和女儿,樊女士当场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:和丈夫离婚,把母亲接来一起住,以绝后患。

  被弟弟捆绑的姐姐,很难再组成一个完整的新家庭。

  后台有读者抱怨说,父母的吵架大多源自妈妈对小舅舅的过度关照。

  她和爸爸都非常厌恶舅舅一家,但妈妈却总沉浸在姐弟亲情中无法自拔。

  知乎上网友@华仔,因为老婆无穷尽地转钱帮扶弟弟,沟通无效,办理了离婚。

  我还记得欢乐颂中的一集。

  樊胜美的家庭关系被男方的家人反对,恋情发生了危机,这或许代表着大家对“扶弟魔”的恐惧。

  毕竟,在这段关系里,无论是不断辛苦付出的姐姐,被照顾的“弟弟”,还是新家庭中委屈的姐夫和孩子,都会被牵扯进一个黑洞,无一幸免。

樊胜美樊胜美

  3

  独享的人生,才有幸福的可能

  在这样纠葛的人生中,传统观念和父母也许是始作俑者。

  但要想解决问题,最关键可行的钥匙,却总是在姐姐身上。

  只有姐姐敢于活出自己的人生,弟弟和其他的家人才可以往健康的方向去生活。

  首先姐姐们要意识到父母的剥夺,以及可能的恨意。

  身边好多女朋友会说到这样一个现象,就是每年逢年过节或者年底,自己拿给父母的钱,父母会留起来,之后给弟弟。

  尤其是混的比较好的女孩们,不论是赚到一些钱,还是拥有了一点社会地位,都是没办法独享这份成就的,总是处于被剥夺。

  这种剥夺的背后,一部分是源自父母和自己的共生,我们不自觉继承了父母的责任,另一部分,也可能藏着父母一种浓浓的恨意——

  对姐姐们生为女孩的恨;

  对女性身份的鄙视;

  甚至,有的妈妈也会把自己生为女儿身的这种羞耻和恨,全部投射到自己的女儿身上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姐姐们即使百般讨好,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关注和认同。

  因为在父母心中,出生那一刻开始,我们注定被忽视。

人生人生

  其次,姐姐们要真正拿回自己的人生,不但需要对弟弟们放手,还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个体力量——女性的力量。

  这个力量从哪里找?那就是,完成与父母的分化。

  不再生活在被父母认同的世界;

  不再过度分担父母的责任;

  不再紧紧迎合父母的需求。。。。。。

  曾奇峰说:“背叛就是成长。”

  只有你脱离与父母融合共生的关系,才能拿出自己做为一个女性独立的身份与力量。

  也只有你选择了独立,才能给弟弟、新的家庭成员一个更完整的人生。

  4

  最后

  其实最后在给姐姐们写建议时,我内心感到一阵悲凉。

  明明错的不是她,却只能通过她自己的改变,来换回所有人的人生。

  那些重男轻女的传统和父母们,也许从来都不知道:

  重男,是在废掉弟弟;

  轻女,是在耗掉姐姐。

  我们常常说人生而平等,但却没想到,此生最大的不平等,却是生我们的人造成的。

  如果可以,我更宁愿这篇文章被父母看到,而不是成为20多年后姐姐弟弟们纠结人生中的,一个痛苦的揭穿。

 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@新浪女性(微博)

直播LIVE

明星视频

  • 情感

  • 八卦

  • 医美